首页 »

思想者|郑时龄:上海迈向“全球卓越”,城市更新能做什么

2019/8/14 4:11:16

思想者|郑时龄:上海迈向“全球卓越”,城市更新能做什么

【编者按】日前,十届市委十三次全会举行,审议《上海市城市总体规划(2016—2040)(送审稿)》。韩正书记在会上指出,超大城市的规划,更要远近结合,前瞻把握,为未来发展留足稀缺资源和战略空间。“城市更新”理念便是这一思想的具体体现。在“世界城市日”到来之际,10月28日在由中共上海市委党校第三分校发起的“首届浦江城市治理创新论坛暨文化自信与城市更新学术研讨会”上,中科院院士、同济大学教授郑时龄作了精彩演讲。他指出,城市更新的目标是实现城市未来发展的目标愿景,是城市的理想、审美和价值的体现,城市更新必须注重历史文化的保护。



在政治、历史、经济、意识形态、文化、宗教、伦理、人口等因素的作用下,城市总是处于更新过程中。即使欧洲那些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期留存至今的城市,城市空间虽然没有根本性的变化,然而城市依然是在更新。

 

 

在我看来,城市更新涉及物质性的更新和非物质性的更新,包括城市结构和城市空间的更新、建筑的更新、城市环境和道路的更新、城市意识的更新。城市更新有不同的规模和时间的延续,或者是累积添加的城市新开发区域、大型的建设项目;或者是城市的蔓延,新的城市元素取代已经存在的元素,包括拆除和重建;或者是在原有城市空间插入新的元素,将消极的城市空间转换为积极的公共空间。城市更新包括新区开发、旧城区改造、土地的二次开发,用地性质和功能的转换、工业区转型,港区和滨水区的整治和改造,以及近年来的城市生态规划和可持续发展等。城市更新有着程度和规模的差异,既有拼贴式小修小补式的更新,也有如同巴黎19世纪奥斯曼计划的“一年一个样,三年大变样”那种大刀阔斧的翻新。有已经实施完成的城市更新,也有停留在计划和设计阶段的城市更新。

 

 

那么,在城市更新方面,世界上有哪些案例可以借鉴?上海要迈向2040年卓越的全球城市,在这方面又该如何推进呢?

 

 

看看国外这些城市是怎么做的

 

 

现代意义上的城市更新发生在19世纪下半叶,为消除工业化带来的影响,推动社会变革,改善交通,改善城市卫生和居住条件,避免城市衰退,形成了城市更新。

 

 

城市美化运动,根据奥运会、博览会以及其他城市大事件的需要所进行的城市更新成为城市发展的促媒。欧洲许多城市的林荫大道和步行区都是城市美化运动的范例,其影响遍及巴黎、伦敦、维也纳、柏林、莫斯科等城市,甚至一直延续到今天的世界。此外,欧洲许多城市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采用了复建历史城市、重建历史记忆的方法进行城市更新,德国的法兰克福和波兰的华沙就是典型的例子。就整体而言,欧洲及发达国家的许多城市的建设可以说已经告一段落。以英国为例,计划于2050年落成建筑的80%都已完成。这些城市的发展主要是城市的更新和复兴,城市空间和城市功能的修补和改善。由于我国的大规模建设和快速城市化阶段的基本结束,城市发展的主要方面也将转向城市更新、复兴、发展和建筑文化遗产的保护,在城市上建设并更新城市。

 

 

欧洲是城市更新的发祥地,在城市更新方面有许多重要的案例,例如英国伦敦的考文垂花园和皇家歌剧院地区的改造、金雀码头项目;法国巴黎的中央市场、拉德方斯地区和拉维莱特公园的规划和设计,巴黎为纪念法国革命两百周年建设的如拉德芳斯大拱门和罗浮宫金字塔等的首都工程;意大利热那亚的港口改造;西班牙巴塞罗那为举办1992年奥运会所进行的城市更新以及会展中心地区的更新,西班牙的毕尔巴鄂自上世纪90年代启动的第二次城市革命,将一个原先作为冶金工业基地的城市转变为重要的文化胜地,为古老的城市带来生机,使城市得到复兴。此外,还有德国柏林的IBA国际建筑展、柏林领馆区的建设、柏林波茨坦广场、汉堡的海港城、斯图加特车站地区的改造等都是20世纪城市更新的范例。

德国柏林在东西德合并后有一些具有世界影响的重大建设项目,例如波茨坦广场、莱比锡广场、总理府和中央车站地区、柏林新机场等。今天的柏林已经成为德国最具创造力的城市,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命名为“设计之都”。波茨坦广场在二战前曾经是柏林的中心,战争期间夷为平地,战后这里横跨东西柏林,柏林墙的建立使这里成为废弃的荒地。德国统一后,波茨坦广场成为城市的重点发展地区,1992年发起了国际城市设计竞赛,最终由德国、意大利、英国和日本建筑师设计。波茨坦广场规划用地34公顷,总建筑面积为60万平方米,采用混合功能,项目于1994年启动,1998年建成。

 

 

汉堡是欧洲发展最快的城市之一,为加快全球化进程,进行了城市空间规划,这是大范围城市设计的案例,汉堡提出了“城市中的城市群”的概念。城市空间规划的目标是加快建设城中之城,改造公共空间,使开放空间连成系统,增加公园和绿地,建设生活品质优良的城市空间,促进地区经济成长,致力于培养具有高尚品位的创意城市,将城市中心区和周边地区纳入大都市区的发展。

汉堡海港城是近年来欧洲最大的城市更新项目,海港城自1997年启动,2002年通过总体规划。计划将原先的港口区转变为一个全新的城区。规划总面积为157公顷,建筑面积 232万平方米,预计2025年建成。规划设计体现功能混合,将办公、商业、科研、文化、居住、学校、公园等混合布置。规划将绿化融入大都市,重视空间的密集型利用,设置临水的居住和工作环境,建设文化汇聚的舞台,整个海港城遍布广场、公园和林荫道,发展公共交通,注重城市的生态环境。海港城的发展也大幅提高了汉堡中心城的城市空间环境和品质,使汉堡的内城面积扩大了40%,改造了城市原来的港口和工业区,为汉堡未来的发展揭示了新的前景。

 

 

意大利的城市更新注重与历史和文脉的联系,建筑师阿尔多•罗西把城市看成是“集体记忆的场所”,从城市的结构中寻找模式,应用了场所类比,将历史、理论与实践综合形成一个整体。城市与建筑互相依存,城市是一种能在时代中成长的大规模而又复杂的工程或是建筑。另一方面,城市建筑又是城市空间中的一个局部,由城市建筑而形成具体的、有特性的城市。意大利的港口城市热那亚于1992年举办世博会,热那亚自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就对港口地区实施全面的改造和再生计划,目的是建设一个“都市港口花园”,在功能和形态方面使历史城市与海洋连成一个整体。原有的港口建筑,仓库、工厂等经过改造之后,向公众开放。开发公共场所和设施,增建电影院、博物馆、水族馆等休闲设施,港口区成为城市生活的核心,将古老的城市与海洋重新联结在一起。此外,当地还修复了许多历史建筑,以往被掩饰的历史面貌和历史遗迹重新进入人们的视野,使整座城市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甚至改变了热那亚的生活方式。

罗马为庆祝建城2000年,同时也是为城市的现代化转型发展,进行了一系列的城市规划和城市设计,修缮历史建筑,整治公共空间等,其主要工作就是城市设计。实际上,一座城市即使像罗马这样具有2000年历史的城市也一直处于变化之中,在不断的修补和拼贴中适应城市的发展,然而始终保持了城市的建筑遗产、空间结构和场所精神。

 

 

城市的高架铁路和高架道路也是城市更新涉及的领域。巴黎利用市区东南部1859年建造的全长4.5公里已经废弃的巴士底—凡塞纳高架铁路桥,在1993年改造成为巴士底高架步道;纽约将1930年建造的全长2.4公里废弃的高架铁路建成了高线公园,于2006年起,分三期在繁华的市区提供了一处供人们休憩、交往、聚会和举行各种文化活动的城市空间。美国的波士顿从1982年开始计划、1991开工建设的“大开挖”计划(2006年通车,2007年最终建成)将原先横亘城市中心的高架公路拆除,代之以隧道,连接城市与机场。“大开挖”计划也包括建设桥梁以及连接两个火车总站的轨道交通,耗资5100万美元。“大开挖”计划完成后使城市与海滨通畅地联系起来。韩国首都首尔在2002至2005年完成的清溪川工程也是城市更新的典型案例,为了城市的可持续发展和环境友好的发展,也为了消除高架道的结构安全隐患,首尔启动了清溪川工程,该工程将城市的东西向高架主干道拆除,恢复原来的河道。清溪川工程对城市中心地区的复兴,推动中心城区的经济发展,减少城市机动车的流量,推动公共交通的发展,改善城市的生态环境,优化城市的空气质量,具有重要的意义。

 

 

城市更新为什么要注重历史文化保护

 

 

城市更新的目标是实现城市未来发展的目标愿景,是城市的理想、审美和价值的体现,城市更新必须注重历史文化的保护。习近平主席指出:“历史文化是城市的灵魂,要像爱惜自己的生命一样保护好城市历史文化遗产,要处理好城市改造开发和历史文化遗产保护利用的关系,切实做到在保护中发展,在发展中保护。”

 

 

不同于其他文物,历史建筑不能只是作为博物馆加以封存,绝大部分历史建筑都应当在使用中保护,但是也需要尊重建筑的真实环境和历史风貌。巴黎为举办1900年世博会,修建了奥尔赛火车站。这座火车站在1939年废弃,上世纪60年代曾经有人动议将其拆除,建一座旅馆。当时的建筑媒体称这座建筑是丑陋的裱花蛋糕,是虚假的建筑。所幸,新的替代建筑方案没有人赞成。到了上世纪70年代,在中央市场被拆除之后,公众的舆论完全改变,奥尔赛火车站在1973年被列为历史建筑,终于免遭拆毁的命运,车站改为收藏法国19世纪艺术的奥尔赛美术馆。

 

 

上世纪80年代以来,我国开始系统地引进西方历史建筑保护理论。1985年,中国加入《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1986年《威尼斯宪章》引介到中国,提出了“文物建筑”的概念,2002年引进《奈良文件》,“整旧如旧”与真实性的矛盾突显,也提出了“整旧如故,以存其真”的思想。

 

 

我国自上世纪80年代至今的大规模城市建设,由于不够重视历史建筑和城市文脉的保护,相当一部分历史城市经过了全面的改造,失去了原有的城市特色。这方面,我们有过不少教训。因此,在城镇化的过程中,一方面要注重新城和新区的发展,另一方面要正视历史城市的保护和更新,在城市更新过程中应注重历史建筑和城市文脉、空间结构和肌理的保护。基于以往的经验教训,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我国逐步重视城市更新的品质,出现了许多优秀的城市空间案例。1999年9月建成的北京王府井商业步行街为城市的主要商业区提供了一流的环境,为北京的城市公共开放空间树立了一个范例。北京的大栅栏地区于2007年至2011年经过了整体改造,把街区内的建筑划分为文物修复、保护修缮、风貌整饰、改造整治共4类,使这一地区成为传统风貌历史街区,成为重要的城市更新项目。北京为主办2008年奥运会进行的建设项目也都是城市更新的组成部分。

 


黄浦江滨江带贯通仅仅是空间缝合吗?

 

 

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说过:“看不见的和谐比看得到的和谐更美好。”城市更新就是努力去营造看得到的和看不到的和谐,这种和谐是现代与历史的共生。上海也创造了城市更新的范例,上海于2015年5月在全国率先颁布了《上海市城市更新实施办法》,上海的城市更新目标是将上海建设成为卓越的全球城市。雁荡路步行街、吴江路步行街和南京路步行街是国内最早的步行街案例,带动了许多城市的步行街建设。

 

 

上海自2000年开始的黄浦江两岸滨水空间的转型,将原先工业化时代的生产性岸线转变为公共开放空间,促进产业类历史建筑和地段的保护与再利用,带动了城市空间结构和产业结构的重构,也带来了中国2010年上海世博会。世博会启动了黄浦江滨江带的城市更新,目前正在进行的黄浦江两岸45公里滨江带的贯通、苏州河两岸城市空间的缝合使城市的公共空间品质更为提升。徐汇滨江以及西岸传媒港的建设将形成新的立体城市空间。桃浦智慧城的建设将成为工业区生态更新和产业类的范例,克虏伯不锈钢厂区和耀华地区的更新也将是上海的关注点。新的大型文化设施的建设、上海历史文化风貌区和优秀历史建筑的保护,历史风貌道路的保护也将推动城市更新和国际文化大都市的建设。

对于建筑文化遗产的保护有一个缓慢的认识过程。经历了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城市大规模的快速建设阶段之后,城市空间已经彻底改变,上海开始理性地思考建筑文化遗产的保护。上海的历史建筑保护经过近30年的探索,已经初步建立了分级保护制度,对不同的建筑类型和保护性质进行区分,同时也建立了保护机构。承认历史的变迁,根据建筑的类型和质量,根据上海的实际情况,采取多元的保护方式,例如修缮、加建、移位、扩建、复建等,包括保护建筑的立面,拆除搭建,内部重新改造等,形成了基本符合上海历史建筑特点的现实的建筑文化遗产保护机制和方法。坚持使用与保护相结合,在使用中保护。在历史建筑中植入多种功能,出现了一批优秀的实例。同时也建立了文物管理、规划管理和房屋管理等政府部门与科研、教学和设计单位的全面配合与协作机制。自2002年上海市政府颁布《上海市历史文化风貌区和优秀历史建筑保护条例》以来,已经形成了政府管理部门、学术界、设计和开发建设单位、施工单位相协调的建筑文化遗产保护修缮机制和保护模式。近年来外滩源、外滩3号原上海总会大楼、外滩12号原汇丰银行大楼、外滩15号原华俄道胜银行大楼、科学会堂、铜仁路绿房子等一大批优秀历史建筑的修缮与保护,以及正在进行的原总商会大楼、徐家汇教堂的修缮与保护已经成为优秀的保护范例。

 


 4种石库门里弄住宅保护模式够不够用?

 

 

由于文化传统、管理机制、建筑法规、建筑技术和建筑材料等因素的差异,以及历史形成的现状,上海的建筑文化遗产保护有着特殊的体制和技术问题。一方面我们要总结历史的教训,努力保护尚存的建筑文化遗产。另一方面也要探索保护的模式、机制,研究保护技术及工艺,探索符合上海实际的保护模式。

 

 

在上海建筑文化遗产保护中,对于住宅建筑的保护是迫切需要解决的重要问题,对于那些独立式的住宅,目前已经有较完备的保护修缮模式,上海石库门里弄保护对象已扩大至约260处保护街坊,350个保护地块。近年来东斯文里的保护已经引起了社会各界对于保护石库门里弄建筑的重视。里弄住宅在历史建筑中占有相当大的比例,20世纪80年代蓬莱路303弄和252弄的里弄住宅改造,其着眼点并非是历史建筑的保护,而只是为了解决居民的居住空间问题。

 

 

目前里弄住宅的保护模式大致可以归纳为:拆除重建转换为商业功能的新天地模式,拆除重建保留居住功能的建业里模式,保留原有建筑并改善居住功能的静安别墅模式,保留原有建筑以及产权结构并转换为商业功能的田子坊模式等。建业里的重建反映出开发模式以及历史建筑保护与管理和设计方面存在的问题,也引发了两个需要反思的问题:一是历史建筑的保护能否走房地产开发的模式,是否应当由政府主导,由非营利性机构实施?二是要探索里弄建筑的保护模式,由于当年建造里弄建筑时有相当一部分建筑是房地产商投机市场的结果,当初的建筑质量就存在许多问题,再加上历年来城市建设过程中道路的标高不断增加,使里弄内的地面相对降低,造成雨季积水,建筑防潮层的破坏和墙砖的风化现象相当严重。尤其是砖木混合结构的旧式石库门里弄住宅,问题更为突出。需要从建筑材料和建筑技术两方面考虑重建的可行性,而不是对旧式石库门里弄住宅简单地采用拆除的方式。此外,采取有效的政策和经济措施疏解里弄住宅的人口和家庭密度,对于里弄建筑的保护也是十分必要的。

另一方面,由于建设用地的限制,土地资源紧缺,城市的产业发展模式仍然比较单一。一些地区着眼于拆除没有保护身份的建筑,并进行高强度的开发,使保护建筑形成碎片化的状态,同时也会造成新的一轮城市空心化。为切实保护历史风貌,应在政策和实施机制上建立容积率银行,进行容积率储备和容积率交易,保持风貌区和风貌街坊的建筑密度和原有的容积率,也使开发的资金能得到一定的补偿和平衡。

 

 

此外,对于现行的保护方式,将历史建筑划分为文物建筑、优秀历史建筑、一般历史建筑、保留历史建筑和可拆除历史建筑等类型的规定需要调整,应当调整为文物建筑和历史建筑两类,系统地加以保护。在国家的层面上,目前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不能完全覆盖历史建筑的保护,应追加编制《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建筑保护法》,或包括文物建筑、历史建筑在内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遗产保护法》明确利用和保护机制、管理机制、保护修缮、改造和复建等原则,以延续城市历史和文化。

 


【思想者小传】

图片来源:中共上海市委党校第三分校

郑时龄,建筑学专家,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空间研究所教授。2001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1998年当选为法国建筑科学院院士,2002年当选为美国建筑师学会荣誉资深会员,2007年获意大利罗马大学名誉博士学位,同年获意大利仁惠之星骑士勋章。曾任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院长、同济大学副校长、上海市建筑学会理事长、中国建筑学会副理事长、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委员等。现任同济大学学术委员会主任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栏目主编:王珍,本文图片除署名外来源:新华社 视觉中国 东方IC 图片编辑:曹立媛 邮箱:shhgcsxh@163.com)